山高水远

东坡的肉(恩

泥里拾贝(5月26日)

干了这碗毒鸡汤

不知从何时开始一直能听到远远近近的炮仗声,那种在地上啪啪一放一响的小炮仗。总以为是顽皮的小孩喜欢玩,今天才知道根本不是。是一位耍鞭子的中年男人,拿一条黑亮的长鞭站在刚铺好没有车通行的宽阔柏油路中间,甩得十分带劲,鞭梢气势如虹。我愣了半天,简直太服气了。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