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lfoy

东坡的肉(恩

泥里拾贝(8月15日)

干了这碗勉强励志坚持鸡汤水:

凯源一级棒!

泥里拾贝


一杯敬你
陪我度过岁月而不逃掉
一杯敬过去
你就静躺在那别再乱跑我回你不去但还可悄悄观望
一杯敬未来
如同奔流到海不复回的诗句我看不清晰流泪不止
一杯敬岁月
怕你什么都晓得我不敢说话只谢你温柔以待又恨伤痕累累
那么再敬你岁月一回
原来写下的全是谎话唯有你真实
一杯敬夏风
吹软我们坚硬心脏吹硬我们柔软臂膀
一杯敬冬雪
披戴彩霞金光照亮我们黑眸
一杯敬我吧
从此以后
不再哭笑无主
梦醒了做个无耻游人
困了就做个醉生梦死

泥里拾贝(8月13日)

干了这碗毒鸡汤

为何你们如此悲伤
穿衣镜里的人在歌唱
当削下你的发尖我的手枪
那个独站着的就不是他

为何我们如此悲伤
歌声遁匿进时光拐角
它穿过你的衣角我的光脚
原来长大就是这样
满怀希望又忽然颓丧

过去的你们在傻笑:无需长大!
未来的你们在狂叫:不可长大!
可是现在,塌着嘴角地倒在地板
忽然泄气
屈服于头顶永远的变化
看着白云笑
你们齐齐大笑

只得长大!
只得这样!

于是我们愿在这一刻死去
趁明天还未啃碎我们的心
重生于千千万万个少年
看尽世事沧桑而明亮

泥里拾贝(8月12日)

干了这碗毒鸡汤

真巧,从窗户望出去,对面几乎每一扇亮着的窗户里都怀抱了一个人。从没见过如此动态的夜晚。从右边开始吧!右上角是惨白的灯光,只能看到人影;偏下是间厨房,一个女人走进来随手拿走了什么;左边一点的一扇窗有一种漂亮的棕黄色灯光,独独地照着;它的正下面亮着客厅的灯,一个人自右至左横穿过去,消失后,邻边的灯亮起来,他又重现,懒洋洋地坐到书桌前——是个寸头男孩;于此同时中间楼道里有一个摇晃的光点每过一段时间出现在下一层,它有点像念咒后魔杖尖尖上的光,那人带着光点从四楼摇晃到底,照亮门口的送货电动车,熄灭杖尖后骑着走了。目光再回到窗子,只剩下一扇窗里离开的脚后跟,以及那个撑着头的男孩。
过了会儿,最右边的一扇灯火灭了。
晚安。

泥里拾贝(8月11日)

干了这碗毒鸡汤

又发现一堆宝贝,没卡真痛苦,下次借。
《薛定鄂的小猫》(O4_09/7)
《脸之书》(I267.1/1273:1)
《我爱这哭不出来的浪漫》(I267.1/1187)
《英芝芬芳华蓉》(I267/3220)
《击壤歌》(I267/2416-2)
《未来病史》(I247.7/2919)
《夜泳》(海力洪)北边往西数四五个架
《流浪地球》(刘慈欣)

泥里拾贝(8月9日)

走在路上迎面跑来一个小宝宝喊着爷爷,小短腿迈得很开心,突然旁边开始放鞭炮,吓得他扭头就扑回妈妈怀里哭唧唧的。(那个炮仗真tm响,就在耳边。)
然后就突然想起元宵放炮仗的时候黛玉有老太太捂耳朵,薛姨妈搂着湘云(我云妹妹不怕),王夫人搂着宝玉;凤哥儿就说我们是没人疼的了,尤氏就说我疼你,要来搂她……我站凤尤(笑

泥里拾贝(8月8日)

干了这碗毒鸡汤

我们家的太阳能热水器显示屏,插头拖着根线就插在旁边的插座上。那条线下垂成U型,因为曾被对折几次的原因,那不是一个光滑的弧线。小时候我仰视它,用手指勾勒它的形状,每次都觉得是蜡笔小新他妈妈脸的轮廓。而现在我坐在马桶上仰望它,突然发现她变成了樱桃小丸子她奶奶的脸庞。

泥里拾贝(8月7日)

今日立秋,看到了今年看到过的最大最漂亮的一条闪电。

泥里拾贝(8月6日)

看完了《球状闪电》,看科幻小说最后也暴哭起来。

泥里拾贝(8月5日)

干了这碗毒鸡汤

被濡湿的灰色后背,以及在棚式三轮电动车里互相擦汗的老夫妻,一个中年女子穿桃红花裙子侧坐在电瓶车后仰头一直微笑,后退远去后又重新出现。
我站在大雨的边界,一半是水一半空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