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高水远

东坡的肉(恩

泥里拾贝(5月11日)

干了这碗毒鸡汤!

又去盆里剪了把葱。突然发现手边前两天刚剪的那丛葱已经又勃勃地继续冒头向上冲了一小半了,颜色是可爱的翠绿。再一看,五丛葱,各自已我剪过的时间为标准,以绕圈的姿态,一个比一个冒得高,漂亮而饱满的一朵白花也钻出脑袋。棒呆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