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高水远

东坡的肉(恩

泥里拾贝(7月8日)

干了这碗毒鸡汤

顺路去青少年科技馆看了吴继宏的个人书法展。
午后人很少,书法展那里更是没什么人。有个老头来和我们说话,戴着眼镜,不胖不瘦,有些驼背,有些口齿不清。他对挂在墙上的字赞叹不已,分得清大篆和小篆。妈妈说你一定懂这个吧!你也练字吗?他说不懂不懂。我不会写。
后来他的小孙子急着拉他离开,他低头教育:好好看看!可值钱了!

顺便,关于吴继宏老师的名字读法承包了我一整年的笑点。到底为什么大家都叫他吴继(ju)宏老师啊!还一本正经地反问:难道不是继(ju)续的继(ju)吗?!我:恩?!(好吧是方言、口音的锅。)

评论(1)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