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高水远

东坡的肉(恩

泥里拾贝(6月21日)

今日夏至

上了辆公交车里面只有一个台湾的姑娘坐在后排,在和司机聊天。

“你来了之后有没有觉得……这里的人都挺自私的啊?”
                                  
                                 “嗯……是有,都只顾自己。我……我来了这一开始最不适应的就是公交车上老人带着孩子,都是孩子坐在位子上,老人站着……我有好几次都忍不住要开口讲,后来忍住了。”

“对啊,要我说小孩子的平衡还要好,摔一下也没事,这老人要是摔了,那……”
                        
                                 “这儿坐公交还好,大城市里面的人好像都特别喜欢挤公交。”

“对!人家说一个老外来了,看大家都往上挤,他就等在最后结果怎么也上不去,后来人家呆得久了也慢慢会挤了。”

                                “诶哟,哈哈我觉得我也有一点的。”

“所以我就教育我儿子:你就等在最后一个,上不去就等下一班,反正他们小孩子放了学时间不急嘛!”

                                “哎,我看到还有好多学生,看到有老人也不懂起来让的,我就想说,那你学校里面都教些什么呢?”  

“其实就是太宠了!像我女儿,十八岁了……(“噢!”)她妈妈就是宠得她连个碗也不让洗,我有次让她洗,她妈就说我不想洗,扔给女儿!那我哪是让她洗(“恩”)……我是让她学一学,以后怎么办啊?你说以后嫁人伺候老公……你什么也不会,婆婆总是不满意的。”
                              
                                     “像你们这的婆婆还好啊,我们那的婆婆真的像太后……我觉得还是要有尊重的,对长辈啊……”

这一站是幼儿园,上来的人多了起来,他们渐停了话头。
后排有一个小女孩软软地用方言在问着她奶奶什么问题:“……啊是的啊?”
奶奶笑着回答:“诶是的是的!”

后来回去的路上,我看见两只肥嘟嘟的小麻雀堆在土坑里玩耍,见我来了,两颗黑珠子一转,扑棱棱地跑了。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