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高水远

东坡的肉(恩

泥里拾贝(6月19日)

今天入梅啦

又是地铁又是下雨。回程的时候人很多,到站后两个中年男人笑着拉扯着站起来,似乎是只有一把伞,两个人十分凶悍地推让着。一个昂头走出去了,另一个就把手一甩把伞扔出去,门外的那个又在电光火石间把伞扔进来,于是里面的男人又趁着门未关赶紧抓起来扔出去——扔得挺远,另一位就没来得及扔回来。此时已有两个女人占了他们原本的位子,那个留下来的男人只得意犹未尽地倚住扶手。我目瞪蛙呆,口中念念有词:这虚假的兄弟友情。。。(大雾)

评论(1)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