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高水远

东坡的肉(恩

泥里拾贝(6月8日)

干了这碗毒鸡汤

听《少年锦时》好多天了,有一句话一直空耳成“这么瞌睡的枕头”,觉得这歌词太有味道太戳我了,结果今天才认真看完了歌词,居然是“沾满口水的枕头”。居然是自己戳中自己,也是很强。笑了半天,觉得挺好的,两种听法都好。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