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高水远

东坡的肉(恩

泥里拾贝(6月7日)

突然紧张

今天早上突然“垂死病中惊坐起”——卧槽卧槽今天我大儿要高考了?!好像这一刻才明白这些字组合起来的意思,之前看到的所有加油鼓劲我都没反应过来。不不不不不,怎么高考了?恩?啊?我不接受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不是才上高中吗?!不是还走路踮脚走路芽子的吗?不是还在唱满城花开、不要说话吗?不是中二病还没好吗?不是还说用他的可爱加上我的帅就可以组成一个组合吗?啊啊啊啊啊……不是小土豆吗?!!!然后开始坐立不安,陷入一碰就老母亲式狂风暴雨的模式。然后开始翻照片,觉得这实在是一种无法阻挡的东西,时间。后来一直有无比惆怅加上痛快的心情,伸出手来划屏幕,伸出手来挣扎着想留下来,可是啊!这样的不舍得,也许是隐隐地觉出了,这便是一个近期来近乎有形的分割线,这线可能从一年前就酝酿起来,现在随着六月的到来,距上一次合。。。整整两年,开始清清楚楚地残忍地刻上了。你怎么还醉着呢?这不是失望不是疲惫呀,这是一种从刚开始就明白就准备好的东西,现在小狐狸又一次轻轻来了,你得流着泪弯着嘴角迎接它呢!于是我知道了,这便是一条线,是我的线,现在应该上上下下打量一下自己,真的,所有的细胞都换过一遍,我不是从前的我啦!一个崭新的,像黑公主那样一出生便长大成人,完整地站着。
所以,祝一切顺利。
(好好的zqsg了一发)

评论(3)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