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高水远

东坡的肉(恩

泥里拾贝(11月22日)

今日小雪

活动课,两个女同学又开始学舞了,坚持了大概一个多月啦!

泥里拾贝(11月21日)

十七

那天你塞给我一小颗青果
附带一本厚厚而沉重的小说
“请按上面的说明行事”
说完你就笑着
慢慢 慢慢地走远

热汗沾湿手心的种子
我嘻嘻笑着胡乱翻过发黄的纸页
然后自作主张把它埋进花盆土里
多年来
我渐渐把它当作珍宝

可是它抽不出芽来长不出根
孱弱的淡黄的细须纠缠在硬土浅层
“我不明白——”
你为什么不见了

据说青果不用埋在土里
它自会红丝蔓延
长成通体赤色的一个果实
我想我的那个
也一定快要成熟

指甲里嵌满黑泥
我刨开埋葬青果的土
却发现再也找不到它
而你
怎么躺在里面
穿着不合身的西服
嘴唇苍白眉头微锁

我跑回阁楼翻出你给我的书
发狂读下去
每一个字都在笑都在流眼泪
我知道
结尾就是谜题的答案
结尾就是红色果实
结尾就在不远处——

结尾早就在历史的洪流中迷失

啊 翻开的封皮上烫着
“那奋力书写而疾疾无终的青春”

泥里拾玉(11月20日)

干了这碗毒鸡汤

起飞,搭一辆飞机一直向西赶,整整偷得一日十二时辰未歇,大舒口气,瘫倒在高空痴笑。
愿做宝玉,泥里也拾贝。

泥里拾贝(11月19日)

又来凑数

“三姑说,刚才你的布道,有句话也是我想对你说的。林牧师说,什么话?三姑说,当你伸手召唤,就回答:我在这儿。南方远也不远,我没有家,我有这双腿,可以一直往南走。林牧师抱着箱子看着三姑,有那么几秒钟,我感觉他的眼睛变成了金色。”
——双雪涛《光明堂》

泥里拾贝(11月18日)

干了这碗陈鸡汤

上次傍晚准备回家,雨已经停了,在校门口看到一只黄白间色的奶猫从外面溜进来,大约刚断奶没多久的样子,看到我痴汉一样迎上去也不太害怕,叫起来奶化人心。
可惜当时校门就开始关了,我只能一个健步如飞……保安大爷是那个一直笑得很揶揄的,叫我进来等:“陪大伯说说话。”抱怨起十二月份时学校进行的什么调整(我始终没听清是什么,总之对他们不利),他有一瞬间满脸烦躁。

泥里拾贝(11月17日)

干了这碗毒鸡汤

和同学去了超级无聊的秋游,但是拍照时亲吻了爱酱雕塑的额头还是十分满足!

泥里拾贝(11月16日)

枕霞送潇湘

西风狂瘦三百岸,粼粼浑翻九重寒。
一湾寒塘凝马汗,几片冷月冻旧船。

泥里拾贝(11月15日)

干了这碗毒鸡汤

“妈妈,我想像花瓣一样一分为二。一半给你,照顾你;一半给我,想怎么活怎么活。”
——双雪涛《间距》
(这篇太太太太太好看了!)

泥里拾贝(11月14日)

凑数
(又双买了四本书(书店突然进了超棒的宋代花鸟、山水图册以及长卷(一个饿虎扑食最后一边抹口水一边抹眼泪(荣宝斋出版社是在抢钱

泥里拾贝(11月13日)

恨懒惫

聊聊闲愁事事闷,仰天笑去竟无门。
今夜无月潇潇下,明日蟾宫可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