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高水远

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

泥里拾贝(6月10日)
干了这碗毒鸡汤

颜色

泥里拾贝(6月9日)

干了这碗毒鸡汤

今天川川中午哭了一鼻子,因为找不到自己的饭盆。后来大明说他越吃越胖,他说大明永远长不高。我在他看奥特曼之前和他讲,是大明先说你胖,你很伤心很生气然后说他长不高对不对?是大明先错了,但是我们不能犯一样的错,我们不能戳人家的痛处。欣欣说,他本来就长不高了。
然后我给川川剪指甲,他的指甲好长,但是很漂亮,好像女孩子修过的指甲。

泥里拾小鱼干(6月8日)

干了这碗毒鱼汤

我的人类她光秃秃的,不过看顺眼了也就那样吧。我的人类太粘猫了,哎,没办法,谁叫她总是拿她500斤的大腿引诱我。
当我盯着我的人类看时,她也回看我,我不确定她是否明白我爱她。并且我永远也不会知道了。

泥里拾贝(6月7日)

干了这碗毒鸡汤

今天临走前抱欣欣时,她亲了我的脖子,“木嘛”的一声。昨天她写完一页纸后去吃饭的时候我说:你今天棒得我都想亲你了,于是亲了亲她的头顶心,就像亲我家猫一样。
今天王阿姨陪他们画画,在对眼儿脸上画了胡须。
阳光好好啊,风吹着栀子花丛里的香味,我想给欣欣看栀子花瓣外围带着的嫩绿,她却缩在影子里佯装要走。哎,轮椅实在不方便。我只能把芦苇叶和结了结实种子的芦苇杆折下来,给她闻伤口的清香。是草叶的香。摸叶子的厚实与脆弱。
后来王姐姐把那一丝叶折成了小星星,和欣欣的吻一起放进我口袋了。

泥里拾贝(6月6日)

干了这碗毒鸡汤

佳佳。
他就像一个小动物。
安静,忧郁,神秘,天真。
慢慢地专注地看人,笑起来很天使,很快乐。
但是当你想到他曾出手打人、摔饭盆而进隔壁精神康复医院,他平静的神情里好像就带了一分神经质的敏感。
他好像更像一只小动物了,偶尔伸出利爪,露出无辜的獠牙。

泥里拾贝(6月5日)

干了这碗毒鸡汤

今天给欣欣采的是合欢花,是她喜欢的有香味的花,然后给她讲了合欢名字的由来,永远等不回来的爱人,朵朵粉扇为心碎。
她今天已经学会弹小星星了,还在我给她买的充当拼音本的英语本上写aoe,我一上午都在夸她。

“而对于语言的表达和艺术的表现来说,有目的性这个要素则是必不可少的。”——卡西尔《论人》
那么思想呢?思想靠表达维持吗?思想与表达具有本质上这一要素上的同一性吗?

泥里拾贝(6月4日)

干了这碗毒鸡汤

今天给欣欣摘的是一朵硕大而橘红的花。
她今天在我弹电子琴的时候,拿了张纸,握着根残笔,蹭过来给我看她写的拼音a和o,她说“写得丑死了……”我很惊喜,使劲夸她,感到我口袋里和她一起采的酸李子是时间结来的果。

泥里拾贝(6月2日)
干了这碗毒鸡汤

今天又看到一个老头,上身暗橘色的衬衫,下身深蓝色的长裤,我不好意思拍照,他一下子就拖着拖鞋走进棋牌室了,就和上次那个红配绿的老头相得益彰。
红配绿,蓝配黄,绿陪紫。我很喜欢这样搭配的颜色,也许是有原因的。大红大绿的乡土俗气也不是巧合。是一种不精致的原始的,肆意生长的美。是与泥土相关的美。

泥里拾贝(6月1日)

干了这碗毒鸡汤

今天儿童节,我下午也待在福利院玩,送给欣欣一紫色的兔子玩偶,我问她:“我也是小孩我也要过儿童节,你送我什么呢?送我一个抱抱吧!好吗?”她有点不知怎么回应,她说:“你为什么要抱我啊”我说:“因为我喜欢你啊!”她又笑:“啊?我到底哪点好啦”
她之前也问过我:“你喜欢推着个吗?”指的是她的轮椅,我老是想推她。我说:“还好,我喜欢推你。”她说:“啊?为什么喜欢推我?”我说因为我喜欢你啊!因为你可爱!我忘记和她说,喜欢一个人是不需要她哪点好的。
后来她要送我她自己的一个人偶娃娃,我们给她取名叫小月,因为她是“星星”。
有一个小男孩川川,一年级,浑身肉乎乎圆嘟嘟甜丝丝的,我上个礼拜六也见过他,小手特别软,笑起来缺了下门牙。我对欣欣说了一句:“我好喜欢他”欣欣于是整天和他讲“喂!她喜欢你哦”
我们回活动室的时候,我推欣欣推错了方向,她叫:“是那边!这边要绕好大一个圈子!”川川急了,他在一边用很弱但是又很急的声音软软地全力抵抗:“你不要……你不要骂她……”
啊!我的心!实实在在地软成一坨水了!

泥里拾贝(5月31日)

干了这碗毒鸡汤

汽车离开,狗在后面追,你不知道它什么时候停下,但它总会停的。
把手指头伸到门下面的缝隙外面逗猫玩,它的爪子柔软,看到我开门探头就呼噜;在说晚安前最后一次开门亲亲它的小鼻子,然后关门锁上。你知道它还在外面盯着门缝等,你不知道它会等多久,但它总会离开的。
楼下老爸喝了太多酒,狂吐不止。不要了吧,下次别去饭局了吧,做想做的事吧,这样不好玩。你不知道他要吐多久,但是总会好的。
这些都是能引起我酸酸胀胀感觉的事情。好像永远没有结局却完整了的小说,好像不会永远快乐幸福的生活。
这是一种明天还会活着的感觉,是一种舍不得,但又不得不,没有达到“满”的,半熟的酸涩感。
并且你知道,事情就是这样的,永远这样。
很克制,很恰好,很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