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高水远

东坡的肉(恩

泥里拾贝(6月2日)

干了这碗毒鸡汤

坐车经过一个尚未完工的广场,还堆着几垒白色大理石。又看见三四个晒得黝黑的男人仰面朝天地躺在一边整齐漂亮的草坪上,脚心儿朝着马路,在今天午后并不太毒的阳光下休息小憩。有一个撩起汗衫露着肚皮,一个拿一只破帽子斜斜地盖在脸上,一个用手臂支起脑袋笑着。总有错觉一瞬间车速慢了下来。我想我要是会画画,一定要画它下来。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