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高水远

东坡的肉(恩

泥里拾贝(5月31日)

干了这碗毒鸡汤

早晨窗户外的空气凉快,地上潮湿的,天上地上是湖蓝色的漂亮色调。以我薄弱的视力只能看见楼下的几个人影子与摩托车,耳朵倒是清楚,只听得一阵快活的方言——虽然打死我也听不懂——但明白了是摩托车上一对人问路,一个腆着肚子的伯伯豪爽地指路。摩托车呜地马上往前方开去,我缩回头来开心地发现头发被风吹成草窝。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