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高水远

东坡的肉(恩

泥里拾贝(5月30日)

干了这碗毒鸡汤

回乡下的路两旁夹竹桃开得实在是太茂盛了,几年来没有这样好过。才发现夹竹桃与山茶花一样,都属“玫瑰”系列——红白皆不舍。
窗外掠过一辆电动三轮车,一家三口的样子,母亲和小女儿坐在后面,小姑娘举一块石头对着天空笑得很灿烂。等红灯的间隙,我以为能再看到他们从后面驶来,但是信号灯很快转绿,我想我从此不再认识他们。
于是,我不知道在我看见他们之前他们是否行驶在路上,小女孩举着石头笑,她将永远笑下去,背景的夹竹桃很灿烂。我无法想象未来,他们没有未来地永远行驶下去。这样的想法某一刻终于达到顶峰,最终慢慢平息下来,然后我好像才渐渐回到此刻,此刻,一大片鱼池在荡漾,一家三口在另一个时空不知去向。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