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高水远

东坡的肉(恩

泥里拾贝

4月5日 

夜里做梦梦到林妹妹了,或者说我就是林妹妹。

她要走了,正在道别。提了大大的长长的箱子,里头全是裙子与书。她从房里出来,未曾道别宝玉就要离开了。走到门口时才发觉多么多么痛,多么多么舍不得。

为何要走?有个叫方艾兴的男人,他的二妹已被薛蟠抢去了,方艾兴的娘来这儿哭诉。姑娘们皆惊惶,宝钗又恨又气。

所以黛玉要走了,不得不走了。走去哪儿?坐船回去呢。

连夜遇上狂风暴雨,只得又提着长箱子回来,第二日再启程。

这时的宝玉,虽像何事都不知,又好像得了预感,他总是轻轻地来到黛玉身边。

他们对坐,妹妹也没有流眼泪,反而浅浅地笑了。

泪业已还尽,妹妹合该走了。

林妹妹将在不久的明天,重提上两大箱衣服与书,还有这儿所有的回忆,袅袅婷婷地离开。

宝玉说:妹妹,这箱子提着重不重呢?

黛玉说:好哥哥,我已流尽了眼泪,再无重担了。

将要离去!将要离去!这一刻永恒!这一刻永恒!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