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高水远

东坡的肉(恩

泥里拾贝(不久的昨天)

干了这碗毒鸡汤!

   2017年2月16日

    从图书馆回来,和妈妈进了趟车库。发现电动车的座椅上一排凌乱的小脚印,梅花形的,带着春天泥土的气息。我当机立断:是猫留下的。看了看窗,确实有道可以钻进来的小缝。多可爱啊!

    

2月17日

今天早上梦见,在学校里,从北边的窗户望出去,平坦的大地上,每一条纵横的沟壑被添满缓缓流动的岩浆,在下落的太阳光照耀下,闪耀壮阔华丽的光芒。

 

2月21日

明天要去新的学校啊。

这几天小区里一直在砍太旺盛的香樟树枝。正好风大,电锯和着风声,时刻响在远处。这才发现小区里有多美多繁茂的香樟。

今夜又起风了,还吹动着剩下的香樟树冠左右摇摆,翻起浅色的背面。它光秃的同伴羡慕地看着它,只能无声地宣誓风的存在。 好像沉默站在一边的小王。 我想,把他搂进怀里。

最终,双脚踏过的这些岁月,由东向西第二丛最后一棵,唯一的一棵白梅,还是没有盛开。

今夜又起风了,请伴我入睡。

 

3月13日

“姐姐,你怎么了?”小团子一样的娃娃爬到她膝头来,闹成一团。

“你怎么又哭了呢?一点也不乖!”他鼓着脸颊将手臂上的眼泪水擦在姐姐身上,又一刻不能停歇地扭着身子。

她沉默着不去理会他。

“姐姐,你一定是心脏密度太大了!”肉乎乎的爪子伸来揣了揣她的左心口。

“啊?”她终于开口了。

“诺!奶奶说啦!圆圆啊,就是心眼儿太小,又心思太重!我们老师说啦!体积小质量大的东西密度就大!”他摇头晃脑无忧无虑的样子。

鹿疏圆想,也许有的时刻,“不懂事”的孩子才被称德上是“懂事”。他们身体重得像皮球,心脏又轻得像气球,他们永远没有什么好忧愁,即使看似没心没肺,但能给大人们最好的轻松与安慰。

而心脏密度太大的小孩是没有资格被真的夸赞懂事的。他们睁着一双眼睛把什么都看进眼里,然后把他们叹息的一声也吞进肚

“哎……就是太懂事了点……”

然后她就知道了,这句话背后其实藏着她的“不懂事”。

 

3月19日

爸爸发现隔壁人家阳台上的废花盆里蹲着一只鸽子。她乌黑的眼珠一直盯着我,极美。然后她似乎有些惊慌,犹豫着起身,我在那时看到她肚子底下的几只小巧洁白的蛋。我赶紧把头缩回去了,后来又傻笑一阵,幸好没吓跑她。

 

4月3日

最后推着自行车出去了。表弟骑,我跑;我带着他骑。我们到西边的西边去,有几片鱼池,那里的水清澈却不透亮,稳重地反映着天空的浅蓝到它怀里变为深蓝。漾起的波纹与风儿一样让人心情平静。

回去的路上我骑车,因为在公路上,表弟不愿坐后座了。于是我骑得很慢,有些紧张会一头冲向马路中央被大卡车撞成植物人从此人事不知忧喜全无,想想还蛮不错的。

总之毫发无损地回了家,还收获了一只巨大肥硕的豆耳朵。电视机里《人民的名义》在播,扑面而来的官腔。

生日吹蜡烛前混乱悄悄默念的愿望特中二:愿无岁月可回头。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