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高水远

东坡的肉(恩

哑巴

“你这是何必呢?”

她把脸抬起来,半边脸鲜血淋漓,好像《哈利波特》里的乔治韦斯莱

“我说你这是何苦呢!”

她只是睁着一双眼睛,略微歪了歪脑袋,满脸残忍的天真,不明所以地凝望着对面人扯动的嘴角。

 

她不愿意听了,不在乎什么音乐、虫鸣和耳语了。

她宁愿做一个聋子,然后露出乖巧不知所措的表情,去做一个安安静静、无所要求的聋子。

 

“不,我既不是聋子也不是傻子,我只是一个哑巴而已。”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