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高水远

东坡的肉(恩

读白先勇《黑虹》

吊桥是一座 坟墓

是她永生越不过去的墨虹

当斑驳陆离的灯光迷上眼瞳

当毛发浓密的手臂搂过蛇腰

当过于哀伤的歌曲送入耳膜

当散发油香的男人站在身后

她便早已踏入了那片水域

婴孩的哭声响彻贯耳

她想起丈夫坚硬的嘴角与

时光之后  他的眼眸

于是她便走向那座黑虹

踏着凌晨清道夫的脚步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