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高水远

东坡的肉(恩

泥里拾贝(11月3日)

干了这碗毒鸡汤

是的,咱语文老师带回一大盒喜糖被抢光了。她等同学默完写后,在黑板上写上大大的两个字“分离”,说起大喜日子那位要嫁女儿的父亲临了哭了一鼻子。后来又告诉班上的男生:回家告诉你爸爸,没有女儿,那他的生命是不完整的呀!大家哄然笑着。

下午回家是搭同小区的一户人家的车,在拥挤校门口徘徊了好久终于找到了他们。上车后收音机一直在放一首老歌,前排父子俩都无语,我们后面也扭着头看风景。
等到达后我松一口气,飞快道声别逃出去。
“爸爸——”身后传来三四岁萝莉的美妙尖叫,尾音颤巍——
“哎!”一大一小都是挤了满满的笑见牙不见眼地迎上去。
是了,是那位同学的妹妹——小女儿跑得颠颠地扑进父亲怀里。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