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高水远

东坡的肉(恩

泥里拾贝(10月28日)


今日重阳

她和我并排在颠簸后座,右脚伸过来踏在半高处,半支鞋刚好暴露在阳光下——这深秋的阳光,在她半圆形金属鞋饰上汇聚直射向我的视野,刺得午餐半饱人眼皮躲闪无处,生疼。
而在前排手握方向盘的男人口中拖拉慢悠而导致时间紧张的她后来把半个身子也斜过来——睡了——在我肩膀,半靠。依旧是深秋阳光,暖得让人想脱掉外套可是不敢移动——在视野中那束刺目光芒下,她的短发松软,浮动恍若微风,散发梦幻的柔光。
这就是我的母亲了。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