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高水远

东坡的肉(恩

泥里拾贝(10月13日)

干了这碗毒鸡汤

当——没有扭动屁股带着椅子发出的吱吱声、吸鼻子、咳嗽的声音、抓起和扔下修正带的声音、斜过去说小话的声音、老师唠唠叨叨的嘱咐声……时,你才可以听到有规律的衣服摩擦,在大家每一次笔下默写完了某个词组之后——忧心忡忡的、麻木冷淡的、紧皱眉头的、玩世不恭的……面孔——不约而同地抬起来看下一个。
而很远很远的地方传过来吹哨子和交叠着的讲课声——这种安静和午休时没有一丝波动的水面是不一样的。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