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高水远

东坡的肉(恩

泥里拾贝(9月26日)

干了这碗毒鸡汤

傍晚回家,我,妈妈,和住二楼的阿姨一起爬楼梯,两个女人寒暄过程中那个阿姨突然升高语调,语气变化令人措手不及,原来是阿姨的小女儿已经开了门等在二楼,有暖黄色的灯光从屋里漫出来。
“你怎么知道我来了呀?”
“我听到高跟鞋了!”

“小姑娘多可爱呀!”继续往上爬。
“恩,看看别人家的孩子!”我说。
“就是呀!你看看……你爸爸!”
我们家的门也已经开了,同样是暖黄色的光。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