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高水远

东坡的肉(恩

泥里拾贝(9月11日)

懵懂且先吟:

出去门来便开阔,黑云压着天际暗浮,两个鸟隔空喊嚎,戚戚切切,一朵明黄雨伞掠过。
竟不知“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退一步时间在绝对静止中死亡,后秒秒有千万宇宙生灭。生生不息,生生不息,退化成无可辨别之境,唯有色,即是那高楼柳枝缝隙之外的,空。
大梦醒来,原来心悸因如是。拟把笑泪荣枯尽咽去,回头不过无喜无悲一身——此间并无我,何处,何处惹尘埃。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