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高水远

东坡的肉(恩

彼得潘综合症•番外

“我昨天晚上做了个梦。”

   “啊?”

   “你刚不是问我为什么心不在焉的吗?……我昨天晚上做了个特别清晰特别奇怪的梦。”

王俊凯刚吃完了早饭,回房间时在过道见王源正悠闲地往餐厅那边晃,就跟着他一起向那个方向走。

“难得啊!你说说看!”王源听了就笑。

“也……没什么。”王俊凯沉吟了会儿,挑着词句回答,“现在记不太清了,就梦到我在那里叫‘王钾’,已经二十多岁了。”

“啊?这么厉害的吗?干嘛叫王钾呀?”王源笑得更凶了。

“我怎么知道!”王俊凯转过来想伸手去抓一抓王源的头发。

“那你什么样啊?长大以后。”王源摇头晃脑地避开了他的手。

“哎,我不记得,我就记得那是一种感觉你懂吗?哦对,我还梦到我爸死了。”他放下了手,眼睛朝斜上方看去,像是在回忆。

“人家都说梦到亲人去世是正常的啦!”王源挥挥手臂,瞄了眼王俊凯好像还挺沉浸在梦里头的,就一本正经地打哈哈,“放心,俊凯,这不能说明你不孝嘛!爸爸一点都不怪你!”

王俊凯没有像往常一样笑着扑过来显示他的威严,他嘴角塌着,眼睛也垂着看地上,忧郁的样子。

王源暗道奇怪。

“我也梦到你了,居然是很久以前就死了的设定。”他终于说了出来。

“喔……一样啦一样的!”王源倒是惊讶了一下,又马上满不在乎,“不过我倒是蛮好奇,我是什么时候死的?”

“嗯……大约十六岁吧!”他还是没开心起来。

“哦?就是我现在的年纪!”

他们到了吃早餐的小厅,王源抛下这句话就跑去拿吃的了。

王俊凯却好像才发现这个年龄的巧合,愣住了,过了一会儿才慢腾腾地走去一张桌子边坐下。连王源端着面包和牛奶来了都没怎么注意到。

 

“……哎!哎!你想什么呢?”王源嘴里塞了吃的,在叫他。

“啊?哦……没事。”他刚刚拿着手机一边刷一边发呆,塞满脑子的东西他还没意识到是什么,却在回神瞬间溜得一干二净。

“我刚问你,是不是之后和我赶同一趟飞机回去?”王源剥起了一个水煮蛋。

“嗯,应该是这样,我们明天一早就回去。”

“那好。”王源细细的手指去抠那碎成一小块一小块的蛋壳,不是在蛋白上还留了层膜,就是把光滑的表面挖得像月球表面,“差评!这个鸡蛋怎么那么难剥啊!”

“唉。”王俊凯装着无奈叹了口气,抢过那颗蛋,“明明很简单。”

王源不服地说绝对是鸡蛋的毛病,但见王俊凯把蛋横着在盘子里又滚动着敲了一遍,三下五除二地把它剥得干干净净,一伸手:除了最顶上的坑坑洼洼,光滑无瑕。他蔫了一下,又说:

“哇王俊凯你手干不干净啊?”

“你还敢嫌弃我了是吧!”王俊凯哼笑了声,手一转弯,把鸡蛋送到自己嘴里去了。

“哎!不行!你给我重新剥一个!”王源抢救无效,又拿了一个蛋来给他。

王俊凯这时候才一扫之前的灰暗,兴致重新高扬起来,得意地接过鸡蛋。

 

这天他们难得的空闲,上午各自练了会儿声,王源还刷了点题。有题实在不懂,他问助理,助理研究了半天,支吾着建议他去问王俊凯。

“算啦!他刚结束高考,我还是体谅一下,不带他重回噩梦了。”

“你去问他又不会烦!”助理离开前回了句话。

王源“嗯”了声,回过头潇洒地把那几道题用红水笔画上大大的三角,然后一丢习题,就倒在了椅背上,头往后仰,喉咙里不知在哼什么歌。

倒着看世界很奇妙。

视网膜上的本来就是倒影,只是大脑将它自动调整了。他记得有人做过实验,戴上眼镜让世界倒过来生活,过大约半年大脑又会自动调整成正的。王源倒是也想试试看,一定很好玩。

好!那么现在就开始适应!如果看到在上面的东西,手就要伸下去才能碰到!他傻乎乎地想象着,拿手比划着。

视线里颠倒的那扇门打开了,一个熟悉的面孔钻进他的指缝里。

他们同时笑了。

“好!下次再坚持半年也不迟!这次就先放过大脑!”王源一个打挺正回来,同时转着椅子掉了个个,晕晕地看着王俊凯顶着那他倒着看也很熟悉的脸和神情走过来。

“你又在玩这个!也没见你真的坚持下来过。”王俊凯打趣。

“又不可能……”王源见王俊凯随手拿起他的习题本翻,看到了红色的大三角就停一下,他伸手去抢本子,“现在先别管这些。”

“那你得去问知道吗?”王俊凯由着他抽走了习题本,“你先收拾一下行李吧!”

“这么早?”

“嗯,凌晨就要出发,去机场还要好一会儿呢。”

 

下午王源玩了会手机就嫌无聊,跑去了王俊凯的房间。

结果两人又倒在床上玩了半天的手机。

“我们出去玩吧!”王源蹦起来。

“人太多了。”王俊凯懒洋洋的。

“大好的时光!”王源也不去强拉他,“我们偷偷溜出去。”

“你觉得有可能吗?”

“到时候被骂就被骂呗!我们不戴口罩墨镜,帽子也不用戴,反倒不容易被认出来。”

“理想很好,现实嘛……”

“你行不行啊!为你的青春献身一把啊!”

也不知道是王源话里的什么触动了一下王俊凯,或是他其实也闷得慌,只是佯装和王源斗斗嘴。他盯着手机屏幕慢慢起身,接着刷地关了手机,抬起头笑笑的:“走吧!”

“你把手机关机……哎别,飞行模式吧!”他去床边拿了只包,“先说好注意安全啊!”

“行!”

 

他们差点被粉丝发现,幸好王俊凯临走时随便找了副平光眼镜架在王源鼻子上。

出租车司机也不认识他们,一听目的地是要人不多的立马摆手:“现在旅游高峰呢!哪儿人不多啊?都是去看人头的!”

“不是!师傅!我们不参观景点,就去没什么人的偏地方!”他们急急忙忙解释。

“嗷……”司机一个字绕了千回百转,“去江边上吧!那倒是有个地方偏僻。我看你们是背着大人偷跑出来的吧!小孩就是这样,我家女儿也差不多大,怪让人操心的。”

两人都笑着没说话。

车启动了,王源扭头心有余悸地看几个姑娘捧着相机守在酒店门口,头发里编了几缕蓝的绿的丝带,他回头松了口气。

“如果……”他突然开口,想咽回去的,但见王俊凯递来疑惑的眼神又说了下去,“你那话被她们听见了,又不知道会被怎么想。”

王俊凯就是一下明白了他说的是早晨那个“早就死了”的“设定”。

他们闭上眼睛就能想象出那些被发散开来的言论。

可是他只是说:“你管这些无聊的大人干什么!”

王源一下子笑了起来。

王俊凯想他可能是又被提醒了梦中的情景,说的话都奇怪了。

可王源偏偏问:“哎对了,你叫王钾,那我叫什么啊?”

“……我不记得了。”只能这么回答。

“这么残忍,英年早逝不说,连名字都忘啦!”

王俊凯听了莫名有些委屈,他张张嘴巴,用手指划车窗玻璃,却也说不出什么来。

“好好好,我开玩笑的,我,怎么可能英年早逝呢?对不对?”细细的胳膊耀武扬威地挥过来,又蜻蜓点水地落在他一侧肩膀上。王源从小到大都是那么打他的。

 

“你还在玩那个游戏吧!”

“对呀!你刚还看见呢!”

“嗯,那就好。”

“怎么了今天这是?”忍不住笑意。

“你看……”王俊凯指着他那一侧窗外流动的风景,“小孩都不可避免地变成大人。”

“……你是不是上次看《彼得潘》入魔了啊?”

王俊凯惊讶于王源对他的了解程度更甚他自己。

“对了!就是这样!”他一拍大腿,轻松起来。

“切!我以为多了不起的事情!”王源的笑里面却好像还藏着别的什么。

 

那天下午到了目的地太阳都已经西斜了,那个秃顶的司机早就尴尬地直抹额头。

“真是不好意思啊!我这多少年没来了,还是我年轻的时候郁闷了喜欢跑这来,那时候这两边的树都还密,现在,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跑这么久才到。”

幸好他们不是真的想出来好好玩的,留了留那个一直在感慨物是人非的司机,说下去拍几张照就原路返回。

逐渐隐没下去的太阳是照了一天的毒辣还要发挥余热——把西方天边尽数染成玫瑰紫。

实在难得殁得这样好的太阳,一江的水也沉醉。

只是这滩边确实没什么可观赏的东西了,照片里都是石子与黄沙,远远的有些深绿的边缘。

“这样,我们摆个形状出来!就像小时候一样!”王源开始捡石头。

“别太复杂吧,让人家等……也不容易。”

 

归程中,王俊凯还是打开了手机通讯,没来的及打电话就接到了经纪人的电话。

自然是一通教训,愤怒的音量减不下来,还是传到了司机的耳朵里。王俊凯王源只能相视苦笑一下。

“你们是明星啊?”等王俊凯电话挂了,司机就问。

得到肯定答案后他只是说了句:“怪不得……”然后就似乎陷入了一种焦灼状态,含含糊糊地说一些关于他女儿追星,一些关于他很早开始就并不了解她的话。

王源想他也许是想要个签名,又实在拉不下脸来,也不知道他要的两个签名会不会讨女儿开心。

回程的路上不清不楚的气氛一直弥漫在出租车里。

 

在酒店上行的电梯里,王源还是抱怨起了经济人,说他一下子就毁掉了他们的一半旅程。

“正常的。”王俊凯淡淡地回。

“叮”门一开就是经纪人板着的脸,但是他没多说什么,推着他们匆匆忙忙地吃了晚饭就催他们赶紧收拾东西准备睡觉。

“明天起很早,你们早点休息吧,别什么黑眼圈脸肿了都来了,拍出来不能看。” 说完他就回自己房间了。

 

走廊里只剩他们俩,不约而同地往一边的窗户外望。星星在城市的灯光外艰难地发着光。

“我想起来了,你叫‘王钇’。”

“……哦,刚我们搭的‘k’和‘y’是吗?”

 

“你记不记得我们以前去过山城的熊猫动物园?”

“记得呀!在山上,边上还有个精神病院!”

“对。我们去的那时候他们刚迎接一对小熊猫兄弟出生,还说要准备放回山林的。”

“他们起名字叫‘自自’和‘由由’,对吧?……后来咱们还私下里给取了名字叫‘清清’和‘澈澈’。”

“我们明天回家了去看一眼他们吧!”

“好。”

 

第二天一大早两个少年就被捂得严严实实地送去了机场。被三百六十度拍够那位司机一辈子都不会拍得那么多的照片后,他们登上回家的飞机直上九万里云霄不回过头。

 

那次的照片上他们的脸裹得只剩下黑乌乌的眼睛,而后来不管是拍得好的坏的糊的清晰的失态的端庄的……都一股脑被发上了网络,都连带着一串的哭泣表情,加上哭天抢地的悲伤。

谩骂的也有,心痛的也有。

乱糟糟。

热搜上除了两个小明星的事,还出现了两只山城熊猫失踪的消息。

据说是两个本来预备归还自然的小生命,后来因为种种原因没有执行。而它们好像知道自己的使命一般,居然在一个深夜潜逃了。

相应的又是一阵枪林弹雨。

 

等一切很快平息下去。

那些真心爱着的人们,后来都见过了他们。

他们在梦里还是小时候的模样,拉着手,笑得很开心很得意:

“我们逃跑啦!”

他们大喊。

就笑着互相追逐着跑远了。


评论(1)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