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高水远

东坡的肉(恩

泥里拾贝(8月25日)

干了这碗毒鸡汤

仿佛发羊癫疯的一天。看完了骆以军的《脸之书》,真的是爱死他了。怎么能戳我笑点戳那么准,说起脏话来都非常可爱。每一篇故事的结尾都太棒了,就喜欢这种既丧又充满对生活热爱的幽默感。
“不幸的时刻终于降临,我听到有人喊我的名字。这个故事最悲哀的部分便是那个画面:我和那只蠢狗同时抬头,同时一脸迷惑与心虚,像一对偷情的男女。”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