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高水远

东坡的肉(恩

泥里拾贝(8月24日)

干了这碗越来越像无趣日记的毒鸡汤

看完了子尤的《英芝芬芳华蓉》和电视剧红楼梦最后三集,眼睛都要哭瞎掉了。
哭得最厉害的是在云妹妹那里,她真的是我最最最最心疼的姑娘了。
看着宝玉突然有种和看黛玉一样的感觉了,像是家人,你熟悉得不得了的人。而湘云还没有到那里,所以好像是旁观者一样,最最喜欢她,也最最心疼她。
奇妙的是子尤,他和宝玉是相像的,喜欢女生、珍惜女生,有些才气。所以这两件事有种微妙的联系感。
可是子尤早早去世了,柳红在封底说“伤心得妈妈呀,说不出话来。”算算年纪,竟然就是在我这个年纪这几个月里去世的。
流泪不是为了他的死和病痛,是为了他怎样活的,是为他的思想感动的。只是有点遗憾:他说他唯一庆幸的是已经定型,这一生,他都不会说套话、空话、大话,因畏惧某种权威而怎么怎么着;有人说他批周国平的《妞妞》,不像个15岁的孩子写的,他说那是“有眼无珠”。多么对呀!就是这样,这哪里不像15岁写的呢?它带着锋芒和青涩就是最像少年。可是,可是,还是有些遗憾吧!果然他是“这一生都不会说套话、空话、大话”!
还没来得及经历多一点,还有很多东西可以感受可以领悟。还没来得及“长大”试试看。
只要活着就有无数可能啊!
到这里,我竟也不知道到底哪样才好。
可他是一个,他们都说他笔下的他们比他们本身好,的人,一个会讲笑话的人。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