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高水远

东坡的肉(恩

泥里拾贝(8月13日)

干了这碗毒鸡汤

为何你们如此悲伤
穿衣镜里的人在歌唱
当削下你的发尖我的手枪
那个独站着的就不是他

为何我们如此悲伤
歌声遁匿进时光拐角
它穿过你的衣角我的光脚
原来长大就是这样
满怀希望又忽然颓丧

过去的你们在傻笑:无需长大!
未来的你们在狂叫:不可长大!
可是现在,塌着嘴角地倒在地板
忽然泄气
屈服于头顶永远的变化
看着白云笑
你们齐齐大笑

只得长大!
只得这样!

于是我们愿在这一刻死去
趁明天还未啃碎我们的心
重生于千千万万个少年
看尽世事沧桑而明亮

评论(1)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