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高水远

东坡的肉(恩

泥里拾贝(8月12日)

干了这碗毒鸡汤

真巧,从窗户望出去,对面几乎每一扇亮着的窗户里都怀抱了一个人。从没见过如此动态的夜晚。从右边开始吧!右上角是惨白的灯光,只能看到人影;偏下是间厨房,一个女人走进来随手拿走了什么;左边一点的一扇窗有一种漂亮的棕黄色灯光,独独地照着;它的正下面亮着客厅的灯,一个人自右至左横穿过去,消失后,邻边的灯亮起来,他又重现,懒洋洋地坐到书桌前——是个寸头男孩;于此同时中间楼道里有一个摇晃的光点每过一段时间出现在下一层,它有点像念咒后魔杖尖尖上的光,那人带着光点从四楼摇晃到底,照亮门口的送货电动车,熄灭杖尖后骑着走了。目光再回到窗子,只剩下一扇窗里离开的脚后跟,以及那个撑着头的男孩。
过了会儿,最右边的一扇灯火灭了。
晚安。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