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高水远

东坡的肉(恩

泥里拾贝(7月21日)

干了这碗存货鸡汤

傍晚去东太湖边,顺着长水管,远远地听到有两个小伙子在鼓捣浇花的机器,其中一个似乎很有经验,语气严厉不耐烦地教育另一个应该怎样怎样用,另一个只是沉默着听。两人的汗衫都被汗洇湿大半,两张脸晒得红彤彤。最后那个“老师”拍拍另一个的肩说:好了,收工吧收工吧!离他们不远就是荷花池,边上就立着三角架架着相机,一个穿红色连衣裙带金丝眼镜的短发女人,中年模样,在指导另一个穿碎花连衣裙微胖的女人怎样调角度,拍一张好的照片。
相机对出去的远处有可以充当地平线的水平面,某一处有一个没有黑色陆地边界的缺口。那里的水波被染成玫瑰色,而太阳正在下落。这是你最能感受到地球在自转的时刻,当太阳的最顶部以可见的速度被吸下去的时候。有人说它掉到哪里去了,有人说哪里可以看到它在升起。后退两万公里。不要温柔地走进那个良夜。
据说小王子有天因为太悲伤而看了43次日落,那时候作者正好43岁,而他44岁去世后,有出版社为了纪念他改成了看44次日落。
等到天真正暗下来,灯光亮起来,我看见有个男人半撩起他的t恤倚倒在长凳上按灭手机屏幕,那最后一瞬溜进我的眼睛是一个胖嘟嘟的小婴儿照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