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高水远

东坡的肉(恩

泥里拾贝(7月20日)

干了这碗毒鸡汤

荷花就是要离得远远地一望,那一枝半掩未掩、半开不开的才最好。颜色要白,好像一团莹雪的宝钗臂膀,还在尖尖上晕出几不可见的羞;姿态是独独掉一瓣浑圆的出来,其余的抱着,有那么几瓣跟着蠢蠢欲动着松一松怀抱,于是那枝整个儿就灵动起来,颇欲一触即绽,绽成饱满一朵。殊不知绽开就没那种欲发的鼓与羞,泄下满身立着的灵气了。
这就好像宝玉的“女儿论”,而那败下来的便是鱼眼珠了。不过残荷也有味道的。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