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高水远

东坡的肉(恩

泥里拾贝(7月12日)

干了这碗毒。。。青蛙

我有个朋友,他有一天突然变成了一只绿色的青蛙。要说我怎么认出他来的,是因为他就像那些童话故事里被诅咒的人一样,变成一只可以说话、直立行走的青蛙。
他变成青蛙后哪儿也不敢去了,他在外面随时有生命危险,所以就暂时住在我家,每天气急败坏又垂头丧气,在我耳边嚷嚷着。那表情简直和他还是人类的时候一模一样。他还能抢我的零食吃。
可我们一直没有找到让他恢复的办法。
有一天,我突然发现他没法说话了,只能发出蛙叫声。他的小小三角脸上布满了惊恐和不知所措,爪子胡乱拍着胸口。幸好,他只是不能说话而已,他还能够用墨水来表达自己,语气和从前没两样。
我们都渐渐平静下来。也习惯了这样。
后来,情况又有些糟糕,他变得只能跳跃,变得只对虫子感兴趣。我知道他很痛苦,因为我能从他的眼神里看出他的情绪,我明白他还是他,在青蛙的躯壳里有他完整的灵魂。
日子一天天过去,他还是无法恢复人身,变得有些忧郁甚至呆滞。我时常望着他的身影,渐渐觉得,他的眼睛和从前不太一样了。我知道下一个变化又要来临了,他会越来越像只青蛙。而我只是努力盯住他的眼睛,试图一直捕捉他灵魂的光芒,那是我唯一能够证明它是我朋友的东西。
等我回过神来的时候,一切都来不及了。他,应该说是它了。它在我书桌上蹦跳,我想他若还是我的朋友不应该表现得像只青蛙。可天知道,他可能受诅咒只能那样做。他的灵魂总不可能就凭空消失了?有人说你做梦呢!灵魂是虚无的,肉身是实在,它就是只青蛙而已,已经没什么特别的了。
我总是凝望着它,想知道里面到底有没有他。
终于,一天早晨,青蛙不会动了,它变成了一个没有生命的青蛙木偶,眼珠子一动不动。我小心地抓起它来,它在我手心没有温度。
可我只是想知道,在躯壳底下,到底有没有他的灵魂。它,是不是他。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