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高水远

东坡的肉(恩

泥里拾贝(7月9日)

干了这碗毒鸡汤

下午我们急着回家,车开进小区小路后就有辆运满满一车大桶饮用水的电动三轮车挡在前头。它笃笃定定地向前挪着,好像一点也不在乎太阳,一点也不在乎身后贴近的我们。我们被这样一辆沉稳的电动三轮车搞得愣住了,措手不及地笑出来觉得似乎应该生气。
它最终在一个岔路口让到了一边。驶过它时我见到了它的驾驶员——一个送饮用水的家伙,穿深蓝汗衫,自顾自地继续在我们身后慢慢行驶,忧郁的气息透过玻璃扑面而来。喔,一个忧郁的送水员。他在思考什么呢?
(可能在想今天晚上吃什么)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