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高水远

东坡的肉(恩

泥里拾贝(7月5日)

干了这碗毒鸡汤
南边对面一幢楼的一户在装修,严重怀疑是拆房子。窗户也敲掉了,似乎是大改造,一大块一大块的碎板子和水泥袋从窗口扔下来,十分潇洒地在地上摊开地图造起小山,底下有人看着不让人靠近。有一个阿姨穿着花裙子提着菜篮子路过时不满地喊:“你们这样可不行哦!都挡人家的路了。”光着膀子汗流浃背的男子说:“马上就清走……”“嗷,那就好。”
然而总之,现在我家小鹦鹉已经对于高空坠物的声音处变不惊了。

评论(1)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