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高水远

东坡的肉(恩

泥里拾贝(6月27日)

干了这碗毒鸡汤

听刘心武揭秘红楼梦听到迎春了。之前也想过到底是迎春的性格与为人处事造就了她的悲剧,还是时代背景的错。如果她生在现代,还会是这样的结局吗?到底要什么样的社会能够让她也能生存得好?发现并不是只有我这样想,甚至有许多人是和迎春很像地生活着。听刘心武一番分析,似乎触及到了一些东西,变得有些明了。理解一种处事之道,但拒绝一味听从命运,我希望每个人都有选择“独坐花荫下穿茉莉花”的权利,并能够选择、愿意选择。我也憧憬那样一个给予人们选择的社会。
再一次感慨,又发现新大陆,红楼真是一个庞大迷人的文本,值得好好品。

今天和花鸟市场的老板说:要绿色的公的。他说:好嘞!这只可漂亮了,最漂亮的一只。
果然极好看,性格猛烈。
亲爱的,你永远不是替代品,你是世间的独一无二。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