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高水远

东坡的肉(恩

泥里拾贝(6月24日)

干了这碗毒鸡汤

昏昏欲睡之时,听到有敲车窗声——一个老婆婆在问:啊要栀子花白兰花?那是一个较长的红灯,各色车子等成好几排。她们就不知是从中间的花圃还是路边,走上来,一手圈着一个小篮子在胸前装满白花,一手拎起一串,穿过马路向各个车窗里面的人售卖。妈妈说:倒没人买呀,买一串挂车里多好……车队开始流动起来,她们好像突然间消失,等待下一个漫长又短暂的红灯到来。
季节远去,风景将逝去。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