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高水远

东坡的肉(恩

接上段

那是我见过
他最美的时候
美得好像死亡

可是死亡它!
预兆像个阴谋家
只藏在日出日落的辉煌中
只偷眼瞧那些欢声与笑骂
愚蠢的仆人她空有颗自私冰凉的心脏
睁着故作悲悯的眼
声音里还带着笑

于是它来了!
死亡它像没来得及变黄的绿叶
偏偏坠下来!
变硬!变冷!
可眼珠还圆睁着向上看!
预兆它此刻才狂妄地笑起来
长扬而去
留下的遍体冰凉!
遍体冰凉的!是他是它还是我!

白白死去
和这被鱼塘上的网绞断脖颈的白鹭一起
白白死去

世上有谁
最爱你

那疏忽空落的笼子
只留一个蓝色孤单
你懂什么是死亡吗?恩?小东西?
你懂吗?
你不懂
那你懂吗?
用那些沾染过他身体的手指写诗的你
懂吗?

我该如何埋葬你
让落叶归根入土
明年
如何开出花来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