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高水远

东坡的肉(恩

泥里拾贝(6月20日)

几盏橘黄的灯纵向
发出的光横亘视野
随着眯眼消失又重现
我知道你不了解近视的远方
我也不了解老花眼的跟前

就像我不明白
那个五维空间的怪物
怎样划过我的眼前
你不明白
我面对镜子一样的桌面
怎样露出诡异的笑脸

永远脚踏大地眼望星辰
永远奔涌向前不问后路
我看不见你沉默的背面
那后头是什么样的表现

顰儿却一撇嘴学舌:
“‘理他呢!过一会子就好了!’”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