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高水远

东坡的肉(恩

八点差十分(泥里拾贝(6月13日))

开一辆横向行驶的电梯
加速到超越光
这世上便没有乘客
只有咬碎满口的牙
将血吞下的我

浅到透明的绿色丝线
穿不过绣花针眼
当初蚕嘴里吐出后
就沉睡没再醒来
如今到了我口中

现在是粘稠的黑夜
我的眼
看不穿空气
我的针
——啊,它闪着月亮的泪光
就刺不透我的皮肉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