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高水远

东坡的肉(恩

泥里拾贝(6月10日)

干了这碗毒鸡汤

早上生物钟醒来,发现窗外在下暴雨。冲到窗户跟前观摩,也不记得看到了什么,接着回去睡。
原来在大雨中大烟囱里的白烟不会被淋湿,它们依旧如同静止般悬停在高高的空中。这是我在高架上看到的画面。
下午为家里的突然昏暗而高兴,大约是那种小时候的唯恐天下不乱式高兴。只顾拿了手机拍云朵天空与被不详之兆笼罩的小区。很快雨幕在瓦上掀起一阵阵浪头,天空令人沮丧地亮了起来。我没注意到窗边的本子被尽数打湿。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