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高水远

东坡的肉(恩

泥里拾贝(6月9日)

整整两年。

“第九次谈到上帝和烩猪肠子,她说:‘吓,那东西多脏啊!’我问她是指上帝还是说猪肠子?她说你知道那是装什么的吗?我说你是说上帝还是说猪肠子?她说:‘算了算了,和你这人缠不清。’”
——史铁生《一个谜语的几种简单的猜法》

“他便问我,莫非老师您信吗?我没听错真的我没听错,确实是因为那个狗屁莫老师您信吗?
过了很久我说我信。我看那孩子的神情像个先知。
如今当我做任何一件事情的时候,我都听见那声闷响仍在轰鸣。它遍布我的时空,经久不衰,并将继续经久不衰震撼莫非的一生。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要有这一声闷响?
不为什么。
上帝说世上要有这一声闷响,就有了这一声闷响,上帝看这是好的,事情就这样成了,有晚上有早晨,这是第七日以后所有的日子。”
——史铁生《原罪•宿命》

嘲讽值Max

评论

热度(2)